《巫师3》猎魔人学派介绍:走向衰落的英雄猎手们

(7300字长文预警,谢谢观看~)

因为一些百科和贴吧帖子中,已经有了非常详细的猎魔人学派历史介绍,所以这篇讲得比较概括,只大致分析下各学派的风格以及形成原因,其他部分就暂且讲得简略一些了。

「01」

猎魔人的创造和组织形成

△猎魔人的形象

猎魔人是什么?

这类变种人类配备了精良的武器和护甲,每一名都经历过突变改造,以及严格的战斗训练,他们拥有施放法印的能力以及卓越的剑术。猎魔人存在的意义非常伟大且简单,即从怪物肆虐的世界中拯救人类。他们绝不是畸形怪胎,也不是失败实验的残次品,而是肩负着无限荣光的英雄。

至少在诞生的初期,他们一度是以这种绝对正面的形象而存在的。

△后期的狼学派猎魔人

天球交汇时,数量极其庞大的一批怪物被传送到这个世界,在怪物的威胁下,人类的生存形势岌岌可危。此时,解救全人类于困境中的猎魔人应运而生。

据背景介绍,猎魔人的最初创造者是两名术士,科莫西·马拉斯皮纳和阿祖烈。面临怪物肆虐的情形,师徒二人在各方的支持下,开始在里斯伯格法师城堡里着手进行突变实验,创造强大的变种人。

△法师阿祖烈

经历了“收集试验品”、“经历突变”、“青草试炼”等步骤后,原本收集到的38名学员,最终只有5名存活。

虽说结果令人唏嘘,但也意味着第一代猎魔人总算被成功创造了。第一批里面的猎魔人已知的有玛多克、埃兰、阿纳哈德、伊瓦·邪眼等人。

△第一个猎魔人玛多可

猎魔人在经过各种训练后,已经有了强劲身体素质,也学会了剑术、炼金术等能力,但他们没有魔法天赋。这一点让该实验原有的支持者(也就是一部分术士)认为整个猎魔人计划无利可图,于是他们把猎魔人们赶出了里斯伯格法师城堡。

此时,猎魔人们在领导人科莫西和阿祖烈的带领下,来到新的基地——凯斯卓山脉的莫格拉格城堡。也正是在这里,科西莫为猎魔人们发明了法印这一容易掌握的魔法技巧。

他们陆续创造出新的猎魔人、在此训练新兵,并逐步发展壮大。这也就标志着猎魔人的发展日渐成熟,于是顺理成章地成立了一个正式组织,猎魔人教团。

△法师科西莫

「02」

猎魔人教团的发展、壮大和分裂

猎魔人教团的宗旨和理念基本上可以等同于后来的狮鹫学派狼学派的结合,他们恪守骑士之道,严格遵守教团教义,且品格高尚,注重个人品行。在乱世当中不受其他阵营和组织左右,保持绝对的中立。

然而,后来的局面并未如原本预期的那样可观。猎魔人教团没有因猎杀怪物保护人类而受到各方阵营的一致支持,也没有因此在世间享誉英雄盛名。反而因其强大的能力,被各个统治者忌惮,又因同时具备了魔法和兵刃作战的力量被法师们嫉妒,而他们精湛的猎杀技艺也让平民惧怕,这些环境影响是直接导致了猎魔人教团这个组织破裂的原因。


△猎魔人以一敌十的战力令人惧怕

除此之外,猎魔人成员越来越多,他们的内部因猎杀工作也有了竞争和冲突,导致组织的团结受到影响,分派和站队趋势已经略有显现。

不论是想要放弃这个伟大的造福人类的计划,还是对前景不明的项目感到失望,抑或是“从中获利”的愿景遥遥无期…总之,在猎魔人教团短暂发展几十年后,作为核心人物的两名术士领导者退出了这个组织,他们把工作重心慢慢偏离到其他事务上,猎魔人教团则交由其他术士管理。

从这时开始,教团就不受重视了,内部分裂之势加剧。在失去了领导者后,持有与这个教团的不同观点的人陆续离开。最终,猎魔人教团正式破裂。

此时,世界上仍然存在着不计其数的怪物,虽然教团已经解散了,但如果将猎魔人的战斗优势、突变体质、狩魔经验就这么白白浪费的话,着实可惜。

所以,借助在处理怪物的工作上占据的优势,一些领头人物分别在不同地方先后自立门派,从分裂的猎魔人教团手上接下了猎杀怪物的伟大事业。后来形成的学派除了在原著中提及的3个:狮鹫学派、猫学派、狼学派,还有游戏中延伸出的另外3大学派:蝮蛇学派、熊学派、飞狮学派(资料太少,就不写他们了)。

△教团分裂出的第一个学派熊学派成员

「02」

不同猎魔人学派,不同派别特点、战斗风格、职业追求

虽然每个学派的猎魔人在战斗风格、行事准则上有着巨大差异,后期的生存环境也让一些学派罔顾了教团宣传的准则,私自改变了行规,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创始之初的基本目的还是和猎魔人教团一样:消灭威胁人类生活的怪物。

为什么猎魔人要分派?

除了区分战斗方式,其实也是对选择了不同道路的人的划分。首先,各派创始人心中的不同追求为学派的理念奠定了基础,他们的性格、人生观都对派系的发展方向产生了决定性影响。

如:残暴的吉兹拉斯、品德高尚的埃兰、冷酷无情的阿纳哈德。这些代表性思想在志同道合的成员中逐步放大,所以越到后期,发展风格愈加明显,才有了现存的风格分明的学派理念。

△猎魔人中的刺客蝮蛇派

「03」

各学派的不同行事风格及形成原因

  • 猫学派——为你诠释猎魔人世界中的暴力美学

特点:身着轻甲,在战斗中惯于保持灵活,寻找敌人破绽,一击致命。他们狡诈激进、阴晴不定、行踪诡秘。他们处事方法血腥粗暴,猎杀手段往往十分残忍。

△猫派猎魔人布莱恩

即使敌人放弃抵抗,哭求饶恕也绝不留情……猫嘛,残忍的动物。”灵巧机敏,喜欢折磨猎物,藏匿自己的行踪,猫咪的这些特点正好和猫派猎魔人的特点一一对应。

他们不仅猎杀怪物,也会杀人,可以说是彻底背离了猎魔人存在的初衷,在职业原则中最重要的“中立性”,也被他们无视。他们会为了自身利益随便参与到买凶杀人的勾当中,乐于对人使用暴力手段。所以不仅是被世人唾弃,也会被猎魔人同胞鄙视。

在猎魔人教团初呈没落趋势的阶段,一些年轻的猎魔人为了更好的发展,就早早离开了教团,这批人也就是后来猫派的先驱者。他们在加入时,教团已经过了发展的鼎盛时期,所以“荣誉”“骑士精神”没有在他们的心中扎根,从而导致对教团事业的信念感不强。


△惯用的藏匿与暗杀

他们离开教团之后,没有固定居所,只能过着浪迹天涯的流离生活。

本来已经来到斯提加城堡准备定居,但这里的法师研制的新突变配方却让新的猎魔人学员精神错乱、丧失理性,于是法师们准备把他们关起来解剖掉。其中一名猎魔人吉兹拉斯解救了被困的同胞们,他们一起逃离城堡,加入了一支精灵队伍。

△猫学派创始人吉兹拉斯

在聚集了足够的人手之后,吉兹拉斯返回斯提加城堡,发起突袭,杀光了全部法师。

经历这一系列波折后,猫学派终于在斯提加堡正式成立了。但好景不长,艾宾(尼弗迦德的附属国)的军队得知他们谋杀了一众法师的消息,于是紧接着就围攻了斯提加城堡,吉兹拉斯只能带领着在大战中幸存的同胞离开此地,前往北方,又一次过上了长久的流浪生活。

△斯提加堡

众所周知,他们一路上狩猎怪物和人类,栽在他们手上的人命数量可是要远大于怪物数量的。造成他们这些行为的原因,离不开他们派系一直鼓励和倡导的发展走向——强调痛快的虐杀、极端情绪的释放与宣泄。而这,又和变异过程中发生的某些反应脱不了干系。

猫学派不像其他学派的学员有固定的学校,他们从未有过完全属于自己的堡垒,所以招收学徒通常是一些流浪孩子,因此他们性情怪异也在情理之中。

△猫派学员

第二个是,猫学派过早离开教团,由于种种原因没能带走原本的突变配方,而斯提加城堡法师们的新突变配方未经过成熟试验,或某些材料和步骤错误,导致了猎魔人本该弱化的情感反而变得异常强烈、极其怪异激进。

即使产生了这种后果,猫学派领导者们却并没有改良配方,反而将错就错,有意放任学派内部继续应用这套变态的配方。

△突变试炼

第三原因,猫派的领导者匆匆离开教团,轻视契约,后期生存困难,投靠精灵。加之自身的精灵血统影响和社会偏见,更是仇视人类,这也为后来的每个新学徒树立了榜样,导致学派不偏不倚地走向这条道路。

后来,他们还参与/遭遇了几次混乱的大战,人员损失惨重,本就生存情况堪忧的猫学派更加支离破碎。发展后期,仅剩的猫派猎魔人们散落在世界各地,他们在工作时,依然会乐于接受谋杀、作奸犯科的委托,行事风格也不离其宗,随意大开杀戒。

猫学派相关任务:猫与狼玩耍的地方、循线追查、寻找猫学派套装

△猫与狼玩耍的地方-盖坦

  • 狮鹫学派——拥有真正的骑士风范,无畏无惧

特点:他们品行高洁,奉行骑士精神,重视同胞间的情谊。他们对魔法知识的掌握羡煞一众法师。正是由于他们在作战过程中擅长运用法印和剑术,可以灵活战斗,所以他们总是身穿漂亮的骑士护甲。

△狮鹫学派创始人埃兰

在之前关于怪物的文章中,我有提及过狮鹫这种生物身上所具备的骑士精神。而狮鹫学派的创始人和后来派系的发展从未偏离正轨,也没有让狮鹫这一英伟形象沦为虚名。

狮鹫所代表的骑士精神

与猫学派猎魔人离开教团的原因不同,狮鹫派的创始人们并不是为了逃离教团以谋求更好的生活,而是为了将猎魔人教团的骑士精神继续发扬光大,所以创始人埃兰在凯尔塞壬城堡重建了以骑士精神为核心的狮鹫学院。

△凯尔塞壬城堡

因为埃兰自从学习法印时,便对魔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他把“将魔法运用到战斗中”的这种战斗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狮鹫派众学员也将这一独特的作战方式继续发扬光大。

狮鹫学派有专门的猎魔人学校和基地,有成套的训练知识和变异配方,剑术和魔法研究也颇为成熟。学派建立后,他们依然专注于猎魔和造福人类的事业当中,因其高尚正义的学派理念和处事原则,在学派发展的鼎盛时期,他们受到了社会上的普遍支持。

△猎魔人埃兰猎杀小雾妖

稳定的生存环境使他们工作能力出色,学识出众,品行兼优,连各方统治者也有意拉拢。虽然狮鹫学派一直与统治阶级、权贵们保持着和平友好的关系,但学派对这些政治阵营提出的“结盟、参与战争”的有违中立原则的要求,一律给予回绝。

按理来说,他们可以发展得更加辉煌,将前导师们对教派的远大设想变成现实,但是他们未曾预料到,学院的突然覆灭,只在朝夕之间。

那群自猎魔人教团存在时就已经对他们产生不满的法师们,又一次对猎魔人们拥有的丰富魔法典籍产生了想法。而狮鹫学派那种把魔法发挥到极致的能力,远近闻名,更是引起了法师群体的强烈嫉妒心。

△解决瘟疫女妖-法印和剑术结合

当法师们试图向狮鹫派猎魔人们索取魔法书籍和研究无果后,他们恼羞成怒。一来是想要夺取魔法研究成果、压制对方的魔法力量,二来是为了彰显法师才是正统魔法的拥有者…总之,术士们对狮鹫学派猎魔堡垒发动了一场蓄谋已久且卑劣的突击。

狮鹫学派猎魔人惯于过聚集生活,所以这场一击即中的突袭将整个狮鹫学派连根拔起,堡垒塌陷,人员集中,伤亡十分惨重,珍贵的典籍悉数化为灰烬。

学派几近消亡,创始人埃兰伤心地离开了生活多年的堡垒废墟,只留下痛心不愿离开的凯尔达导师一人在此。

△狮鹫学派导师凯尔达

之后,埃兰没有选择向法师们复仇,而是默默地藏身于山洞中,将毕生所学编著成书籍,他希望将来的某一天若是怪物再次肆虐,民众能够坚强地应对、习得反击方法,保住性命。

狮鹫学派就算在走向末路时,也依然在为了他们毕生宣传的学派精神而努力,实在是令世人为之动容。

外行们对猎魔人学派区分并没有什么了解,普通人只是持有“远离、别惹”的态度,但狮鹫学派骑士乔治的英雄故事在民众中流传甚广,路过威伦某个村子,可以听到有两位老人发生如下对话。


△发生在威伦乡间的谈话

毋庸置疑的是,狮鹫学派让整个猎魔人群体拔高了他们在民众心中的平均地位。

相关任务:转身面对陌生人、面对改变、寻找狮鹫学派套装

△狮鹫派的优雅骑士形象

  • 狼学派——练就一身扎实剑术的硬派战士

特点:强调剑术重击,讲究战前的充分准备、战中的稳打稳胜。他们坚守中立之道,不参与外界的各种纷争,然而路见不平依然会拔刀相助。并且像狼群一样,重视集体中的其他成员。

狼学派猎魔人可以说是猎魔人教团的直接继承者,它不像狮鹫派一样过于强调为人类无私奉献,也不像猫学派一样罔顾规则、任意草菅人命,而是从始至终都坚守自己应当承担的使命——猎杀威胁到人类安全的怪物,帮助弱者。


△狼派猎魔人代表之一杰洛特

当所有人都因意见不和或其他打算纷纷离开了教团,后来的狼学派的创始人们也依然坚守到了教团最后的时刻。他们带着仅剩的成员离开了凯斯卓山脉,并前往蓝山的凯尔莫罕堡垒,创建了新的猎魔人学派——狼学派,在此训练新学员。

在春季时出发前往世界各地猎杀怪物,冬季回到堡垒与同胞们相聚,为来年的猎杀工作做好充分准备。

△狼学派学院

狼派的作风是脚踏实地,为人处世保持低调。从扎实的训练基础、到战前制定计划、养护工具、制作魔药剑油等各方面兼顾,这些都可以体现出他们的行事风格。

虽然狼学派的成员从外表看还是沉默寡言,显得冷漠阴郁,但实际上他们内心保持着中立,乐于帮助弱者,善良且正直。比如,对于进行残忍的青草试炼这一事件不约而同地表现出抗拒态度——不愿意让别人承受他们经历过的苦楚和危险,这一点与猫学派故意使用让人精神错乱的突变配方相比较,高下立判。


△中立不代表绝对冷漠,依然会救助弱小

不仅是作战中讲究干实事,与人接触时,他们也只是默默完成委托,对于那些自猎魔人诞生起便一直流传的恶毒揣测和谣言,不愿意多解释一句。

正是这样,一些暴民对猎魔人们产生了挑衅心理,他们认为有关猎魔人的那些谣言或许是真的,“偷走襁褓中的婴儿”、“诱拐强壮的孩子”…猎魔人们不做任何回应的态度,并不能平息民众的猜疑和无名之火,于是他们在一些法师的煽动和领导下直接对猎魔人堡垒发起进攻。


△凯尔莫罕堡垒

即使猎魔人猎杀能力惊人,他们也依旧不愿意伤害愚蠢的暴民,只能被动反抗。在这场战斗中,对方人数众多,猎魔人难以敌众,许多无辜成员都被杀死,宣告着猎魔人的辉煌时代正式终结。

在眼看学派即将灭亡的情况下,狼派的导师维瑟米尔承担了修缮堡垒、聚集剩余学员、招募新成员的重任,重新建起了猎魔人温暖的家园。

多年间,凯尔莫罕又遭遇了几次大大小小的进攻,领导人维瑟米尔和狼派猎魔人们都从未放弃过他们的堡垒。

直到后来,在对抗狂猎的凯尔莫罕保卫战中,维瑟米尔为了救助他视如己出的学员希里,英勇牺牲。自此以后,凯尔莫罕仅剩的猎魔人也因悲伤过度而相继离开。

相关任务:寻找狼学派套装

△领导人维瑟米尔

  • 熊学派——猎杀怪物的无情狂战士代表

特点:他们和印象中的北方战士相符,冰雪之地行动造就了熊派猎魔人冷峻坚韧的性格。他们身体强壮,身穿厚厚的盔甲,可以在战斗中无惧伤害。进攻时则强调正面迎敌,以厚重的力道劈斩敌人,拳拳到肉。

成为最早离开教团、最先成立的学派,都是因为熊学派一些先驱者们与生俱来的冷漠务实性格所造成。他们沉默寡言,不重视感情,只知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对共同训练、生活的同胞们没有感情,更多的是疏离和抱有敌意的竞争。面对问题,总是付诸暴力手段,就像熊一样,野性难驯。

△熊学派创始人阿纳哈德

当时,猎魔人教团逐渐走下坡路,内部成员的纷争变多,(后来的熊派创始人)阿纳哈德因委托被猎魔人里斯抢走而对其拔刀相向,并将里斯砍成了重伤。

看似是这一野蛮行为受到了的注重兄弟情谊的猎魔人埃兰的鄙视,实质上是两种思想的较量:阿纳哈德在表达自己认为教团理念的顽固不化,应该追求更加务实的生存方式;埃兰则支持教团的高尚理念,觉得不应该只顾自身利益。

于是教团内这两伙人进行了一番武力决斗,最后还是以埃兰一方的胜利而告终,阿纳哈德和他的追随者们受到驱逐,离开了教团。就这样,之前教团内部隐隐分裂的迹象终于浮出表面了。

阿纳哈德与他的一部分追随者前往阿梅尔山脉,在海恩卡维赫城堡建立起了自猎魔人教团之后的第一个猎魔人学派,熊学派。

△海恩卡维赫城堡

由于阿纳哈德本人性格冷峻,漠视情感,所以即使堡垒内人数不少,也难以凝聚众力。成员之间独来独往,没有任何感情,并不像歃血为盟的战友,更像是一群冷冰冰的猎魔人聚集在一起,只为了有个容身之所罢了。

这样的行事风格不仅是导致学派从教团分裂出来的原因,也是后来走向没落的主要原因。

跟随阿纳哈德的其中一名猎魔人伊瓦与他产生了冲突,阿纳哈德差点命丧于这个他一手建立学派的地方,后来伊瓦带领自己的一部分拥护者离开了熊学派,另谋生路。

△熊学派导师

熊学派的作风在造成狩魔委托时也屡屡吃亏,不近人情的冷漠性格使得人们相信猎魔人天生丧失情感的这一传言。熊派猎魔人在一次委托任务中失利,引起了人们的不满,于是人们对堡垒发动进攻。

在同样遭遇暴民来袭的情况下,他们没有像狼学派一样誓死守卫自己的堡垒,也没有杀死暴民,因为他们觉得这样实在没有必要,且捞不到任何好处。众人对本该成为家园的堡垒没有丝毫留念,于是选择了分道扬镳,只留下这座能够证明学派存在过的、空空如也的堡垒。

相关任务:寻找熊学派套装

△熊学派猎魔人朱诺德

  • 蝮蛇学派——藏身于黑暗处的阴狠刺客

特点:在派系转变为刺客流之后,短刀和匕首是他们的挚爱武器,通常还会结合各种毒药来使用。他们冷血毒辣,擅长行刺和暗杀,在收割别人性命时表现出的干脆利落,确实和剧毒蝮蛇的致命攻击相差无几。为了便于在刺杀后撤离,他们会穿着轻便的皮质护甲。

△蝮蛇学派猎魔人

可能会有人觉得蝮蛇学派的名声不好,就像卑劣的猫学派一样,令人唾弃,但谁又能想到他们建立时的目的,其实也算是为了人类的生存呢?

上文说过了,“跟随阿纳哈德的其中一名猎魔人伊瓦与他产生了冲突…后来伊瓦带领自己的一部分拥护者离开了熊学派,另谋生路…”

伊瓦·斜眼作为最早诞生的猎魔人之一,他在法师的实验中获取了独有的技能,能通过双眼看到其他的世界,包括狂猎的幽灵骑兵。于是他离开熊学派后,在格斯维德城堡创立了蝮蛇学派,虽然学派没有偏移猎杀怪物这一重心,但他们的终极追求是解决掉狂猎这种档次的敌人,真正地拯救世界。

△蝮蛇学派创始人伊瓦·斜眼

学派的追求和愿景十分伟大美好,但面临的难题也非常多。

领导人带领成员们对狂猎进行了透彻的研究,后来也确实对狂猎有了极其充分的了解,但伊瓦只能看到狂猎的行踪,他并不具备时空穿梭或者传送能力,所以击败狂猎这伟大的建派初衷也是不切实际的,只能沦为空想。

由于格斯维德城堡位于尼弗迦德境内,所以皇帝发现得知了这群强大猎手的存在,他认为作战能力可以为帝国所用,于是准备让蝮蛇学派猎魔人们投靠帝国。

在遭到猎魔人的无情拒绝后,皇帝发动大军直攻格斯维德城堡,摧毁了这座用于研究狂猎的学派基地,有关狂猎人的研究和资料毁于一旦,蝮蛇学员们幸存无几,只能流浪在世界的各地。

△格斯维德城堡

不想让学派就此消亡的成员们,想要抓住任何的能够重建学院的机会。这一点恰好被城府高明的恩希尔巧妙利用了,他暗中指派了蝮蛇学派猎魔人前去刺杀自己的敌人,也就是其他各国的国王。

恩希尔告诉他们,事成之后会重建毒蛇派猎魔人学院,以此作为奖赏。

从接下这份委托的那一刻,以雷索为首的猎魔人们就被迫不再保持中立了,为了实现学派重建的美好设想,即使让他们“暂时”参与政治纷争也在所不惜,这也标志着蝮蛇学派正式转变为刺客性质。

△雷索刺杀弗尔泰斯特国王

果然,他们的行刺手段干脆,毫不留情地完成了刺杀任务。

但在任务成功后,言而无信的恩希尔不仅没有履行重建学院的诺言,反而派出赏金猎人追杀仅剩的猎魔人。看来学派重建无望,雷索在打了凯尔莫罕的最后一战后,未决定去向,可能会去往遥远的瑟瑞卡尼亚。

只是以后,可能再也不会有关于蝮蛇学派的消息了。

△蛇派幸存猎魔人雷索

#巫师3#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