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GO》越俎代庖或惹众怒,CSPPA因代理事务深陷利益纠纷

导语:HLTV获得的证据显示,CSGO职业选手协会(CSPPA)的成员一直在以选手们代理人的身份活跃,这不仅触怒了Flashpoint,在ESL职业联盟的队伍中也引起众怒。

随着DBLTAP的一篇文章透露了Flashpoint母公司B Site在6月29日寄给CSPPA的信件,CSPPA发现自己正处于争议的中心。在这份声明中,这家总部位于洛杉矶的公司透露,由于CSPPA没有履行其所有义务,它将暂缓支付先前商定的16.5万美元的选手知识产权许可协议费用。

在信中提出的指控中提到,CSPPA已经制造了利益冲突,因为它的核心领导成员一直作为经纪人,单独代表一些选手进行交易的处理。B Site补充说,这是Heroic和FunPlus Phoenix的交易在最后一分钟破裂的原因,因为选手们提出了“新的、严重高于市场水平的薪资要求”,而这些要求是基于CSPPA领导层的“建议”。在Twitter上,CSPPA迅速回应了这些指控,并否认违反了对Flashpoint的任何义务。他们还否认了自己是Heroic和FunPlus Phoenix谈判的代理机构的说法,强调“提供有关合同和其他法律事务的建议是CSPPA的核心服务”。

然而,HLTV.看到的证据显示,CSPPA的高级成员在谈判的后期被委托代表这些丹麦选手进行谈判。知情人士还向HLTV透露,CSPPA的干预就是交易失败的原因之一,es3tag突然决定加入Astralis也有这方面的原因,而这一决定使Heroic失去了他们最宝贵的资产之一。FPX被迫匆忙挑选一个新的队伍Bad News Bears作为自己Flashpoint1第二阶段的代表。

抱怨的主要集中方面是CSPPA越过了B Site以代理人的身份出现。HLTV了解到,一些ESL职业联赛签约队伍的老板也被他们所看到的明显的利益冲突所激怒,并要求解决这个问题作为进一步与CSPPA合作的先决条件,最近的ESL高级成员和几个俱乐部的代表之间的会议记录显示了他们的这一看法。

在这些代表中,Vitality的老板Nicolas Maurer告诉HLTV,他认为CSPPA的选手联盟和经纪人的双重角色“影响了获得合适的选手代表权的可能性”,可能会导致“信息被滥用”。

“如果有人把自己描述成一个选手联盟,但同时又扮演着一个中介般的角色,这是一种利益冲突,对每个人都是有害的,就像一个团队不能公平对待他们竞争对手的组织一样。”Maurer补充道。“涉及到选手们的切身利益,我们是有共同话题的。”

“我们认为选手的情况需要和选手协会一起解决。这不应当是关于薪水的谈判,而是关于选手的竞技状态和精力耗尽问题,这些是我们当下的关键话题。我们希望确保,我们与CSPPA的接触中不会有这样的利益冲突。”

根据所获得的信息显示,CSPPA的选手代表权是通过丹麦精英运动员协会(DEF)完成的,而DEF会从选手工资中抽取一定比例的佣金,并与个人签订协议。尽管CSPPA告诉HLTV,DEF除Astralis成员和教练zonic之外没有代表任何人,但消息人士称,来自其他许多团队的选手也收到了CSPPA成员的转会询问,使俱乐部对自家选手感到震惊和愤怒。协会干预转会业务是不争的事实。

许多选手都参与了CSPPA的创立

DEF根据其官方网站是“一个非政府的,完全独立的运动员协会,维护所有丹麦精英运动员的利益”,他们与资深主持SirScoots还有一群选手一起于2018年6月完成了CSPPA的创建工作,并由Astralis成员Xyp9x掌舵。正如Richard Lewis在Dexerto上最近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所解释的那样,“[CSPPA]基础架构和影响力的很大一部分来自与DEF的合并”。 CSPPA和DEF之间的联系虽然并不总是很清楚,但不可否认:它们是独立的法人实体,共享相同的办公地址,并且是同一核心结构的一部分。据他的领英显示,MadsØland是CSPPA的首席执行官兼DEF的总监,而Michael Døi是CSPPA的首席运营官,却在2019年11月离开运动员协会的首席运营官职位后仍然是DEF的法律顾问。

CSPPA在提供给HLTV的声明中重申,提供代理服务“与世界上许多其他参与者协会为其会员提供的服务保持一致。”尽管如此,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CSPPA与ESL和B Site的关系将走向何处还有待观察,要知道ESL和B Site已经是Counter-Strike两个最大的联盟。CSPPA目前正在与Flashpoint进行为期三年的合作伙伴关系的讨论,今年他们已与ESL / DreamHack达成了几项协议,包括ESL Pro Tour的框架协议和赛事最低标准。

以下为CSPPA做出的声明:

关于DEF-Sport和Astralis选手的事实

丹麦精英运动员协会(DEF-sport)是一家成立于2005年的丹麦运动员精英运动员协会。DEF-sport与其他丹麦运动员协会在体育事业上合作多年,包括自2017年以来一直为Astralis的CS:GO俱乐部中的选手提供服务。

2017年(CSPPA成立前一年),Astralis选手联系了DEF-Sport,因为他们在选手合同方面需要帮助。自2017年以来,DEF-sport为Astralis选手提供了代理服务,这与DEF-sport为其他丹麦运动员在其他运动中提供的服务以及丹麦体育运动工会多年来提供的服务保持一致。提供此类代理服务与世界上许多其他参与者协会为其会员提供的服务一致。 DEF-sport是非营利性组织,协会(根据DEF-sport运动员委员会的决定)将DEF-sport在此类代理服务的基础上收到的任何资金用于为所有成员提供会员权益。除Astralis运动员和Astralis教练外,DEF-Sport目前不代表任何其他CS:GO专业运动员。

关于CSPPA和DEF-Sport的事实

CSPPA是根据丹麦法律在丹麦成立的协会,旨在改善全球CS:GO选手的工作条件。CSPPA是没有所有者的非营利组织,协会的任何收益仅用于为CSPPA董事会决定的CSPPA参与者提供会员权益。

CSPPA的管理层目前由MadsØland(首席执行官)和MichaelDøi(首席运营官)组成。在2018年加入CSPPA时(CSPPA成立时),Mads和Michael担任DEF-sport的首席执行官兼首席运营官。 Mads和Michael自愿为CSPPA工作(即没有任何形式的补偿),直到2020年1月1日,那时他们才被CSPPA董事会聘用。 Mads和Michael除了获得薪金外,没有从CSPPA获得其他补偿。

在CSPPA与ESL,DreamHack和EPL成员团队在2019年秋季就ESL Pro Tour进行的谈判中,CSPPA向ESL及其谈判中的团队代表披露并解释了Mads和Michaels对DEF-Sport的参与。

改善专业CS:GO中选手的工作条件是CSPPA的核心目标。在过去的一年中,CSPPA寻求通过与比赛组织者(包括Flashpoint,ESL和DreamHack)签订框架协议来改善选手的工作条件。这些集体谈判协议包括关于鼓励团队遵循合同某些最低标准。此外,CSPPA当前为会员提供免费的一般建议。

有关CSPPA对Heroic选手的帮助的事实

2020年3月,在Flashpoint 1即将启用之前,FunPlus和Heroic正在讨论将所有Heroic选手和教练转移到FunPlus,这是公开报道的。在Flashpoint 1开始之前不久,选手被要求飞往美国以参加Flashpoint 1,并被告知Heroic和FunPlus即将进行买断。而当时,俱乐部还没有向选手提供个人合同,他们担心他们的处境。在选手前往美国的前一天晚上,Heroic的选手联系了CSPPA,因为他们认为就个人合同方面需要咨询,并要求CSPPA提供协助。他们表示俱乐部向他们提供了一份长期而复杂的选手合同,而这些合同被要求在很短的时间内得到签约。

与这类合同相关的工作将需要大量的专业协助,这超出了CSPPA所能提供给个人选手的范围,于是我们与那些没有经济人的选手讨论让DEF-sport代为管理他们的转会合同。向这些选手提交了一份代理协议草案,但从未被签订或生效。由于选手们的处境艰难和复杂,CSPPA决定继续免费帮助选手们。CSPPA和DEF-sport都没有收到这些选手就所提供的建议所支付的任何费用。

本文来源:Max+  作者:和泉纱雾

分享到:

评论已关闭